返回首頁 | 返回本書目錄 |

 

創世記第十一章拾穗

 

註解】【拾穗】【例證】【綱目

 

【創十一1 共通的語言傳統】 * 蘇美名為《恩默卡爾與阿拉塔之主》(Enmerkar and the Lord of Aratta)的史詩,保存了全人類共用同一語言之時代的記述。它所描述的,是一個沒有野獸,眾人間只有和諧的時代:「宇宙同聲對 * 恩里勒用同一語言說話」。它又報導語言被改變,並帶來「衝突」。這裡完全沒有與巴別塔對應的記述,但神明變亂語言,卻證實是古而有之的主題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2 示拿】 示拿是聖經描述底格里斯、幼發拉底二河下游盆地的用語。學者早已鑑定這字在語言學上,等同於「蘇美」,正是人類文明最先出現的地區。* 吾珥、埃里杜、* 烏魯克、尼普爾,是遠古時代本區的主要城市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3 製磚科技】 本段描述以窯燒的磚頭取代石塊。巴勒斯坦以到處都有的石頭,作為重要建築物的地基,上層建築則以曬乾的泥磚造成。這個地區沒有使用窯燒的磚頭的必要,也找不到曾經存在的考古證據。然而在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的平原,必須到頗遠的地方,才能開採石頭,搬運過來。窯燒磚頭的科技在主前第四千年紀末期已經形成。這科技的成品以瀝青作為膠合料,不但防水,更堅硬如石頭。由於製造過程昂貴,只有重要的公共建築物才會使用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4 都市化】 都市化是主前第三千年紀最初幾個世紀間,* 蘇美人率先在美索不達米亞南部發展的。這期間的「城市」不是為給人居住而設的。城中是公務機關,主要是宗教性建築和倉庫,以城牆圍繞。早期城市的政府是由廟宇的長老組成,因此這些城市也不會另建政府大廈,但卻可能有公務員的官邸。修築城市所反映都市化的趨向,不難視作避免分散的作為。都市化所帶來分工合作的生活方式,方便大規模的灌溉和豐足的農產,使更多人可以在同一個地區居住。創世記十三章亞伯拉罕和羅得的故事,足證未經都市化的人,有分散居住的必要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4 塔】 美索不達米亞南部之初期城市最顯著的特色,是其廟宇複合建築。複合建築往往就等於整個城市。這期間的廟宇複合建築是由廟宇本身,即崇拜守護神之所在,以及「廟塔」所組成。廟塔的設計是作為從天(神的門)下地的階梯,使神明能夠臨到自己的廟中和城中,帶來福氣。它是為方便神明及其使者而設的。這種階梯是 * 蘇美神話的特色,雅各也曾在夢中得見(創二十八12)。廟塔以曬乾的磚頭為骨幹,填以泥土和碎磚,並以窯燒磚頭為外殼。內部完全沒有房室走廊,支持階梯是整個結構惟一的作用。位於廟塔頂端的,是為神明而設的小房,備有床榻和桌子,定期供應食物,以便神明在降臨之際休憩。此時的節期和儀式,沒有一個顯示廟塔有任何為人類而設的用途。它是完全為神明而設的。祭司固然需要登塔提供新鮮食物,然而廟塔依然是聖地。在這個異教世界宗教發展到神明化身為人形像的時期,廟塔是其代表性的建築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4 塔頂通天】 這句話幾乎百分之百是亞喀得文學用以形容廟塔的用語。此外一個名為《松馬阿盧》(Summa Alu,意即「倘若一城……」)的系列,記載了一連串針對建築得很高的城和塔,不可思議的凶兆。城若向天舉頭,就會被人棄守,或國位更替。升高如山峰的城會變為荒場,它若如雲升天,災難就會降臨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4 傳揚我們的名】 這些人想要傳揚自己的名。這是神在其他經文認可的渴望,祂亦曾應許要使亞伯拉罕和大衛的名為大。留後是傳名的方法之一。想要傳揚自己的名本身雖然沒有邪惡或犯罪之處,我們仍當了解這個慾望或會令人著魔,而至採取不正當手段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4 ~5 9巴別城和巴別塔在哪裡? 】

    答: 1 巴別城 Babel City─—巴別就是變亂的意思,乃為巴比倫之原名(創十10,十一4 9)。此城約於主前三百年建于示拿平原,即巴比倫平原。位於伯拉河之東岸。據歷史家言,巴別城為古代最大之城。因建于河邊,商務繁盛,四圍豐富,其面積約150餘裡,有大路通到波斯灣。所以在主前1700年,把此城立為京都。至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時(主前606561),竟成為世界之第二大城。後來國勢衰微,至主前一世紀,其大部分已成為廢墟了。(參二○三題)。

    2 巴別塔Babel Tower─—此塔亦建於示拿地的平原,(創十一28)。當時眾民建塔之用意,乃欲築一層台,高矗於天,藉以傳揚他們的名,聯結一起,其驕傲之心完全逞露。故此神去變亂他們的口音,分散四方。據猶太人傳說,此塔被神毀了。考古家以為後來巴比倫王興起時,重建此塔,其基址造在巴比倫城內,名叫彼勒Bel,又名米羅達Merodach(耶五十2)。此塔之設立,用以觀天文,並為崇拜彼勒偶像之所在。(參一五○題)。── 李道生《舊約聖經問題總解()

 

【創十一5 降臨來看】 興建廟塔原是讓神明降臨人間,接受膜拜,賜福給人。神確是「降臨」視察了。祂不但沒有因為人類提供這個方便而喜悅,反而因為廟塔的概念,引導異教崇拜進入新的階段而憂心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7「我們下去……」】

神下去到人的生命之中。雖然世界敗壞,充滿強暴,雖然惡者教人懼怕與恨惡神,雖然人們企圖公開的悖逆背叛祂,聯合離棄祂,要棄絕這房角石,祂還是下來。

神下來觀察——祂先親自查察實況,才宣佈審判。祂下來,到我們臥室,聽我所說的,看我們所做的。祂下來在我們家庭生活之中,安靜地聽聞與觀察一切的事。祂下來到店鋪、倉庫、辦公室,查驗我們的帳目,沒有秘密可以隱藏。

神下來審判——「讓我來毀滅。」不可忽略神的公義的性格,祂是罰惡的,表明祂可輕易表現能力。祂可使人記憶模糊,頭腦不清,神經與肌肉失常,一切機能失去正常。但是神若在你旁邊幫助你,就不必懼怕惡者,不可終日。

神下來拯救——如果有一個羅得,神還是帶他出來。道成肉身各各他與墳墓,都是三一的神下來,到我們這裡。既說升上,豈不先降在地下嗎?祂來為要醫治我們的傷患,用手臂懷抱我們,保護我們不受執政者的困擾。祂是唯一的道路,使我們經過巴別塔的混亂,到達五旬節的互愛,只說天上一樣的言語。

──邁爾《珍貴的片刻》

 

【創十一 7「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」】

{命題29}神不是無所不在嗎?為何說『我們下去』?

〔難題〕「神是無所不在」(omnipresent),在任何時間在任何地方(詩一卅九7-10)。但是這句經文說神下去(camedown)看看人所築的城。如果祂無所不在,而且已經胃那兒了 ,為何祂說我們下去?

【解答】

神“下去”這是一種「神的顯現」(theophany), 表示神在一個特別的地點所在顯示祂的存在。在舊約裡常常有「神的顯現」。神耶和華曾在幔利橡樹以人的形像向亞伯拉罕「顯現」(創十八1-2)。神也曾下來向摩西“顯現”並向他說話(出三章);祂也曾向約書亞書(書五13-15)和基甸(士六章)“顯現”。── 賈斯樂郝威《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》

 

【創十一8 * 烏魯克時期的定居型式】 這個記述有很多特徵,都顯示記述的時間背景是主前第四千年紀末期。在這期間水平面低落,底格里斯—幼發拉底盆地南部因此宜於定居。當地不少定居的遺址顯示,美索不達米亞北部文化隨其中居民而來。同樣,在稱為晚 * 烏魯克時期的時代(主前第四千年紀末期)中,這些美索不達米亞南部居民固有的文化和科技,突然在近東各個定居地點出現。換言之,第2節提及的遷移和第9節提及的散居,都在考古學家鑑定發生在主前第四千年紀末期的定居型式中,找到了共通之處。都市化、廟塔原型、窯磚實驗,也都合乎這段時期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9 古巴比倫】 * 巴比倫的古史已經難以稽考。這城原址只能挖掘到主前第二千年紀的初期,幼發拉底河水位的變遷,已經破壞了更低層的遺跡。主前十八世紀成為 * 舊巴比倫帝國首都之前,美索不達米亞文學對巴比倫並無重要記載。(譯註:在全本舊約中,巴比倫一名在希伯來原文中都是「巴別」,中譯「巴比倫」來自新約希臘文。)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9所以那城名叫巴別。」

   「巴別」是抵擋神旨意而有的系統組織。神為著成全祂的旨意,必須使人類分散在全地上,好叫地遍滿了人類。但人起來同謀反對神這個分散。巴別這個邪惡不法的意念,也一直出現在各時代。人罔顧神的計劃,一再的頂撞神,想要把自己建立起來。它的結果總是紊亂。神從不允許人組織一個將神置於度外的系統,神也絕不會坐讓這種系統存留。―― 摩根《話中之光》

 

【創十一28「哈蘭死在他的本地迦勒底的吾珥」】

{命題30}亞伯蘭的家族由迦勒底的吾珥來的;為何在他處的經文說他的先祖是出自哈蘭?

〔難題〕由創十一章28節經文說亞伯蘭由迦勒底的吾珥來的(伊拉克南方)與創廿九章4節所說的他們從哈蘭來的有明顯的不同?

【解答】

這兩處經文不同的敘述,不難理解。亞伯拉罕家族原先出自吾珥,從來神呼召他,他才遷移到哈蘭 (創十一 31十二 1)。他曾在哈蘭住到他75歲時, 因此當他回顧過去的往事,很自然的他將哈蘭看成他的故鄉,且他也自然的將他兄弟的兒子視為家庭的一份子。── 賈斯樂郝威《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》

 

【創世記十一28記載亞伯拉罕家族的起源地是迦勒底的吾珥;為什麼創世記二十四4會記載亞伯拉罕的本族本地是在哈蘭?】

     亞伯拉罕的家庭起源於吾珥,後來才移居哈蘭。哈蘭位於巴利加河(Bleach River)河岸,離幼發拉底河六十哩,在「肥沃的新月形地帶」極北之處。他們整族人移離吾珥,其中包括亞伯蘭、拿鶴及羅得(羅得是已故的哈蘭的兒子)。因此,他們是整族人移居至巴旦亞蘭,而哈蘭是此地區的都會。他們在哈蘭居住了數十年,在哈蘭人的環境裡生兒育女。亞伯拉罕在七十五歲(創十二4)時才離開亞蘭,到後來,當他回顧這個自己逗留了多年的地方時,當然有理由稱它為第二故鄉。雖然亞伯拉罕會有一些血緣較疏的親屬仍居於吾珥(參創十二1),但他稱呼兩個兄長的兒女為自己的族人,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 有些學者認為,亞伯拉罕的先祖所居住的吾珥,事實上有可能很靠近哈兩,就在巴旦亞蘭的境內。根據比天拿道的著作(GPettiness,“BAR Interviews Giovanni Pettiness,”BiblitalArchaeology Review 6no5[September-October 198O」:51),在伊浦拉泥版(Eblaite Tablets)中發現Urn這地方,是位於米索不達美亞北部的。但在蘇默或亞甲文中,UrU只解作「城市」,因此,Uru這字可用以代表米索不達美亞的不同地方。創世記十一28記載得非常清楚,亞伯拉罕乃來自「迦勒底的吾珥」。在古時,這個吾珥非常接近波斯灣的海岸線,大概在目前的海岸線西北一百哩。因此,吾珥極容易受到加勒底海盜的劫掠,這些海盜就來自附近的地區,即是現在的科威特。

因為受到丹麥維京人的滲入日多,英格蘭的東海岸便稱為德恩羅(Danelaw)吾珥的情況也是一樣,因為迦勒底人建立起他們的勢力範圍,所以吾珥被稱為Ur Kasdim),(最低限度在摩西時代,即創世記寫成的時候是如此)。但位於哈蘭附近的任何Uru無可能在迦勒底人的勢力範圍內,因為迦勒底人從未進佔中東這個區域。── 艾基斯《舊約聖經難題彙編》

 

【創十一28 迦勒底的吾珥】 亞伯拉罕的家族源自迦勒底的 * 吾珥。近代學者多年以來,一直以為南美索不達米亞的 * 蘇美名城,就是惟一的 * 吾珥。然而這個南部城市為何稱為「迦勒底」的 * 吾珥,卻很令人費解,因為當代的迦勒底人主要在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定居。

  最近美索不達米亞的文獻資料提供了另一個可能,文學證據顯示北部離哈蘭(他拉舉家遷往此處)不遠,還有一個名叫 * 吾珥的小鎮。稱此鎮為迦勒底的 * 吾珥,有別於南部的名城,是很合理的事。這樣一來,聖經為什麼素以「巴旦 * 亞蘭」(創二十八2)或兩河的亞蘭Aram Naharaim,創二十四10,和合本:「米所波大米」)作為亞伯拉罕的本鄉,就很容易解釋了(因為兩個名字所指的,都是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之間的北美索不達米亞)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2831迦勒底的吾珥與哈蘭是什麼地方?那裡的概況如何?】

答:1.吾珥--即光之意。迦勒底(意即破土者)乃希伯來之古名,又稱卡斯丁Kasdim。就其廣義言,乃指全巴比倫;狹意乃指巴比倫之南部。吾珥(與勇士以利法勒的父親同名,代上十一35)是迦勒底一個最繁華的城市,為亞伯拉罕的誕生地(創十一2831,十五7,尼九7),大約是巴比倫國伯拉大河西岸的吾珥城,其名含有地瀝青之母的意思,今多稱為烏路瑪Urumma,有古卷稱為烏路Uru,據說已經被證實,就是阿拉伯人現今稱為耶勒母該亞Almagayyar這個地方。它在亞伯拉罕的時代,極可能是幼發拉底河口一個海港,距離傳說的伊甸園遣址12哩;但是在過去的四千年中,因那條河流的泥沙所沖積的三角地帶,愈來愈廣,於是吾珥漸漸隱沒,終至葬身沙漠,它的廢墟現在已是位於內陸一百三十哩了。

    2.哈蘭--意即山地的居民,為古時巴旦亞蘭的一座城,位於吾珥西北約八百哩、迦南東北約四百哩,與伯拉大河相隔不遠,亞伯拉罕出了吾珥,走到哈蘭就住在那裡,直到他的父親他拉死在那裡(創十一3132,徒七24)。此城大約就是亞伯拉罕之僕人,為以撒物色妻子的拿鶴之城(創廿四10)。雅各躲避以掃就是逃到此地,並且在此與拉結相遇(創廿七43,廿九9)。古時住在這地的人,都崇拜月神。到了先知以賽亞的時代,這地為亞述所管轄,乃亞述王所毀滅的諸城之一(王下十九12,賽卅七12)。先知以西結的時代,這地隸屬推羅所管轄,與推羅通商,貿易繁榮(結廿七2324)。哈蘭亦為人名,為他拉的兒子,乃亞伯蘭的兄弟,羅得的父親(創十一2731)。迦勒的妾以法所生的一個兒子(代上二46),及利未    人示每的一個兒子,亦名哈蘭(代上廿三9)。―― 李道生《舊約聖經問題總解》

 

【創十一29~31亞伯拉罕是否娶了他的妹子為妻?合理麼?】

答:亞伯拉罕(意多國的父)的原名叫亞伯蘭(意即崇高的父),神給他改名亞伯拉罕(創十七36),其父他拉生了亞伯蘭、拿鶴、哈蘭等三個兒子(十一26)。哈蘭生了兒子羅得和密迦、亦加這兩個女兒。拿鶴的妻子是密迦,亞伯蘭的妻子是撒萊(王后之意,十一2930,廿四15,十二1117,十六1)。撒萊後來被神改名為撒拉(意即公主,十七15)。撒萊比亞伯蘭小了十歲(十七17)。據猶太人的傳說,亦迦亦名撒萊,拿鶴已經娶了他自己的侄女密迦為妻,亞伯蘭也是照樣娶了他自己的侄女亦迦為妻(十一2930)。他拉是帶著他的兒子亞伯蘭和兒婦撒萊出吾珥的(十一31)。如此看來,撒萊也是他拉的後裔,況且亞伯蘭也實在稱她為「我的妹子,是同父異母的,後來作了我的妻子」;就是撒萊也稱亞伯蘭是她的哥哥(廿2512)。我們從經上這些明顯的記載,可知亞伯拉罕確是娶了他的妹子(或稱侄女)為妻,在上古時代,尚未有建立婚姻的倫理制度以前,兄妹的通婚,或是與侄女的通婚,是無可厚非的(參出六20)。摩西傳佈律法以後,神就特別禁止這種同血統的婚姻(利十八912)。―― 李道生《舊約聖經問題總解》

 

【創十一30 古代近東對不育的看法】 無後對古代世界的家庭來說是很大的不幸,因為它打斷了子繼父業的模式,又使夫妻年老時無人照顧。法律因此制定了補救的方法,容許妻子無子的人與婢女(* 漢摩拉比法典、* 努斯文獻)或妓女(利皮特—伊施他爾法典)同房。所生的子女若得父親認可,就能成為承繼人(漢摩拉比法典)。亞伯蘭和撒萊年老時以婢女夏甲為承繼人的法定代理孕母,所採取的就是這個策略(見:創十六14註釋)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31 哈蘭】 哈蘭位於南部的 * 吾珥西北五百五十哩,巴里卡河(幼發拉底河上游一支流)的左岸,今日在土耳其之內,距離敘利亞邊界約十哩。這城在 * 馬里文獻(主前十八世紀)中占極重要的地位。它是北美索不達米亞 * 亞摩利人聚居的中心地,同時亦是交通要衝,並有供奉月神辛(Sin)的廟宇。因為一直有人在當地居住,考古挖掘很有限。──《舊約背景註釋》

 

【創十一31「他拉帶著他兒子亞伯蘭和他孫子哈蘭的兒子羅得,並他兒婦亞伯蘭的妻子撒萊,出了迦勒底的吾珥,要往迦南地去。他們走到哈蘭就住在那裡。」
         這堜珧O載的是亞伯拉罕第一次蒙神呼召(徒七2)之後的反應。他的信心頭一次的表現,並不比我們高多少。神對他說:「你要離開本地、本族、父家」(徒七3);他是離開了本地的;但本族只離開了一半,羅得還跟著;至於父家,他不只沒有離開,並且把父家帶走了。亞伯拉罕的走,不是他自己定規的,是他父親定規的。一個沒有得著呼召的人,反而作主動的人;一個有呼召的人,反而作了跟從的人!―― 倪柝聲《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》

         神第一次的呼召,亞伯拉罕聽見了,也相信了,也離開了迦勒底的吾珥,但結果停在半路上。―― 倪柝聲《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》

 

【創十一 32「他拉共活了二百零五歲,就死在哈蘭」】

{命題31 }到底亞伯拉罕在75歲時離開哈蘭,或是135歲時離開哈蘭?

〔難題〕創十一章26節記載「他拉活到七十歲、生了亞伯蘭、拿鶴、哈蘭」;在使徒行傳第七章4節,司提反說亞伯拉罕住在哈蘭直到他父親(他拉)死了以後, 神使他從那裡離開。創十一章32節記載他拉205歲時,死在哈蘭。這樣計算起來,亞伯拉罕應在他135 歲時(20570)離開哈蘭往迦南。但創十二章4節記載「亞伯拉罕出哈蘭的時候,年七十五歲」。到底亞伯拉罕何時離開哈蘭;75歲或135歲時?

【解答】

亞伯蘭在75歲時離開哈蘭。雖然習慣上都以年齡次序由長到幼列出兒子的名字,但有時不一定如此。創十一章26節並不絕對意味他拉70歲時生了亞伯蘭,正確的解釋應是他拉活到70歲之後他生了三個兒子,就是亞伯蘭、拿鶴、哈蘭。哈蘭可能是他拉的長子,可以由他最先死去的事實來推斷(創十一 28 )。拿鶴可能是次子,而亞伯蘭是幼子(最年幼的)。 亞伯蘭被排在前,可能他是他拉家中最傑出的兒子。 因此亞伯拉罕在75歲時離開哈蘭,也就是他拉在130 歲是生了他。── 賈斯樂郝威《聖經難解經文詮釋手冊》